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云网易评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那时,他们如何做儒家  

2011-02-21 22:13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现代新儒家在中国的地位确实有些尴尬。自从20世纪上半期现代新儒家兴起之后,理论见树颇为风声水起,成为现代中国三大主流思潮之一,在思想文化界影响不可谓不大。1949至1979之间的三十年,虽然在中国大陆地区一度销声匿迹,在海外却一直绵延不绝。改革开放之后,在中国大陆地区卷土重来,至今,已经成为学界的一大山头,并颇受官方见待。但其尴尬就尴尬在儒家本来以经国济世为己任,但现在却只能成为温室里的花朵,供学人把玩,供当道观赏,在现实中却无用武之地,在公众中几无影响。海外有些学者悲叹儒家花果飘零,难以为继,应该说是一种诚实的态度。
现代新儒家落到如此田地,主要原因当然是主流意识形态的挤压。但我想除此之外,现代新儒家对传统儒家基本精神的遗弃,尤其是对儒家入世传统的遗弃,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。一直以来,儒家并不是不重视理论上的构建,但更为重视的,则是积极的入世,是实践。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,就是儒家实践的基本逻辑,即从个人道德的培养为基础,依次开展,最终积极投身于社会政治之中。这表现在儒家知识分子身上,就表现为注重个人操守、气节,以及对现实社会政治的积极参与。
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。比如说在明代就有不少这样的知识分子以及知识分子出身的官员。明代专制之毒甚烈,皇帝敢用残酷的廷杖当场取大臣的性命,这在历朝历代是罕见的。即便如此,一些大臣仍然敢于发表与皇帝不同的意见,虽丢性命也不足畏惧。甚至出现了皇帝刚刚杖毙一大臣,另一大臣马上站出来继续与皇帝唱反调,再毙,又一大臣再谏,前仆后继,最后这种不要命的惨烈行状反倒使皇帝胆寒而停手。明末清军入关,很多读书人,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却也敢招募几十上百个同乡故交,开往前线抗清。这种以卵击石般的自杀式抗击虽然于大势无补,但其气节,终归是可钦可敬的。
现代新儒家当中也有这样的人,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梁漱溟先生。他是个学问家,建构了自己思想体系。但他更是个实行家,一生都在为中国乡村建设而奔走呼号,积极行动。他的气节与操守更是令人敬佩。建国之初,梁漱溟很受新政府重视,而且他与毛泽东是故交,当年梁漱溟常去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家讨论哲学问题,毛泽东当时就住在杨家,故二人早就相识。但梁漱溟没有借此作为进身之阶,而是坚持自己独立的观察与思考,向政府大胆建言。他敏锐地觉察在经济建设中,国家过于注重工业建设,而农村为了支援工业,付出代价过大。于是在政协会议中,当面向毛泽东提意见说:现在的形势是“工人九天,农民九地”。但毛泽东没有接受他的意见,反而当场发了脾气。周围的人纷纷要漱溟先生检讨,但他坚决地拒绝了。此后二十多年的时间中,一直到毛泽东去世,他始终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低过头。在文革中,一度掀起“批林批孔”的热潮,梁漱溟在自身生存环境已经十分恶劣的情况下,公开反对“批孔”。而另一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冯友兰却高调附和“批孔”,梁漱溟曾当面质疑冯友兰,冯讷讷无言以对。
而现在那些倡言新儒家的人身上,已经罕有梁漱溟先生身上那种积极入世的精神、刚直不阿的气节。新儒家学说,已经成为他们捞取社会资源的工具。他们只会在理论圈子里指手划脚,对现实,或是装聋作哑,或是成为当道的应声虫。前两年,他们发布了一个很热闹的宣言,把当代中国的问题归结为“文化失调”,对于根本原因,避而不谈,不知是良知出了问题,还是智商出了问题。至于私德方面,有些人更是不堪。某海外著名的新儒家代表人物,其师对其评价是,学问倒是有一些,就是爱嫖。而前两年,某大陆新儒家研究人员竟然,,被警方拘捕。一切都表明,现代新儒家已经失去了儒家的基本精神,儒家只能花果飘零,其复兴,遥不可期。

 

本文发表于2011年2月3日《温州商报》,发表时有删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