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云网易评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书坊街几度拆建,纳税人埋了多少单?  

2013-03-05 20:29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据报道,2010年,越秀区书坊街两侧建筑被拆除重建,2011年底,两侧又建起仿古建筑,但临街店铺内部并无装修,一直空置。日前,书坊街部分新建筑竟然又遭拆除,“几乎全新的楼两天就被推平了。”而城管部门对于此事的回应是:“施工方在建设时存在不按原定的方案执行的行为。根据有关方面和施工方的最后协商结果,施工方必须按照原定的整饰方案对书坊街内的建筑进行整改”。

  这一回应难以令人信服,这整改的力度也忒大了一些。如果是广州大剧院那么复杂的建筑,还存在施工方“不按原定的方案执行”的可能性,就一些临街店铺,虽然仿了点古,但有多复杂的事情,施工方还会搞错?更为可信的原因估计是书坊街的定位一直不清不楚,从用来搭建粤剧戏台或绿地到打造广府文化旅游区,再到改建为展示广府美食文化的小吃一条街,最后的传说是“社区文化广场”,说不定还会冒出新的说法。定位多变,书坊街的命运就只能是拆了建、建了拆。

  晚清时候,西方列强强势进入中国,中国被动挨打,迫使国人反思自身为何贫弱而西方为何富强的缘由。有人发现,西人能够“论政于议院”、“谋定而后动”,是其“驯至富强”的重要原因,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坚船利炮。一百多年过去了,当我们用这一结论审视广州书坊街的事情,发现仍然还是有效的。

  显然,书坊街的乱局属于典型的“谋不定而先动”,而“谋不定”的原因又是没有“论政于议院”,也就是说,没有经过公开的、充分的公众讨论。书坊街的改造,过来过去就是有关部门闭门造车,甚至有可能是某些人个人意志,还可能有一些利益纠缠,于是书坊街何去何从,就难有个定数。而也正是这样一种拒绝公众参与的、封闭的决策与执行,使得公众难以监督。比如说拆建无常的原因,城管说是施工方的问题,公众最多只能质疑,却无法断定,因为前前后后的方案,从来也没有公开过。只好人家说什么,大家被迫信什么。而拆拆建建中资金的来源、使用情况,那就更是高深莫测了。

  问题是书坊街不是一张一穷二白的图纸,每拆一次,每建一次,耗费的不是口水和墨水,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掏出来的真金白银,伤不起啊。过去的也就过去了,但书坊街的未来,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,而是需要一场公开的讨论。对于书坊街改造的方案、预算等关键事项,由公众参与讨论而确定,由公众参与监督而执行。其实又何止是书坊街,大城无小事,很多事情,都应该依此而行。

 

本文发表于2013年1月17日《新快报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