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云网易评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“最受学生喜爱的校长” 为何会感觉很孤独?  

2016-05-21 11:10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被称为“愤青教授”、“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校长”。喜欢他的人,认为他特立独行,勇于改革;不喜欢他的人,认为他哗众取宠,热衷炒作。不久前,在学校的一次民主选举会上,郑强票数垫底。批评和赞扬始终伴随着郑强的校长生涯。这些年,他始终不明白,为贵大做了那么多贡献,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对他不满?他说,他很孤独。

    我相信,在中国任何一所大学中,只要是出现郑强这样的校长,都会引发巨大的争议,毁誉参半。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,人们对于什么样的大学才是好大学,没有共识。相应地,对于什么样的校长才是好校长,也就难以形成共识。甚至在同一个人身上,对于好大学、好校长的认识,也是混乱的。于是人们评价一位校长以及他做的事情,往往充满了个人的、感性的色彩,更多的是基于个人的利益。

比如说,对于郑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,人们都可以做出截然不同的评判:砍掉学校的树林,赞者会说美化了校园环境,弹者会说砍断了大学的历史文化传承;对老师进行考核,誉者会说干得好,大学里不能再养懒人,毁者会说,不尊重学术规律,不利于老师静下心来做大学问;建设新校区,认同的人会说改善了办学条件,反对的人会说只知道建大楼,不知道培养大师;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,赞同者会说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,反对的人会说有没有尊重学生的意见,没有经过民主程序;贵州的大学要姓贵州,赞同者会说为地方服务,贴近地气;反对者同样会说,没有全国和世界的眼光,怎么能办成高水平大学?

更要命的问题在于,作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,对于如何办大学,指导思想也是混乱的,甚至到了精神分裂的程度。比如说,一方面三令五申强调,大学的根本职责就在于教书育人,绝不能重科研轻教学,要淡化课题、论文,为此甚至不惜三番五次的发红头文件。但一旦到了学科评估以及相关的评比、检查,对于课题、论文的要求又多得吓人。

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要对郑强校长有一个众口一词的评价,是完全不可能的,毁誉参半,倒是正常。其实在这个问题上,讨论谁对谁错,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郑强这么一个有特色的人,如果遇到与他契合的大学,完全可以做一个有特色的校长,办一间有特色的大学。换句话来说,可能每一种对大学的认识以及相关办学理念,都有可能办成有特色的大学,或者说成功的大学。而一所大学应该要找一个与它的特色、历史文化传统相契合的大学校长,方能相得益彰。

现在的关键是,办特色大学以及学校和校长之间双向选择的条件并不存在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虽然在如何办大学这个问题上思维混乱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通过行政命令将这种混乱的思维传递到各个大学,从而形成了各个大学在办学理念上连混乱都是一致的,毫无特色可言。至于校长和学校的双向选择,在现行体制下,更是无从谈起。郑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平台,贵州大学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校长,各种争论由此而产生了。

相比之下,我倒是觉得郑强本人倒是一个成功教育的作品,能做好学问,勇于任事,善于做事,还有出色的演讲能力,水平不错的吹拉弹唱的业余爱好。什么样的教育成就了成功的郑强,倒是值得研究一下。

 

本文发表于2016年5月20日《羊城晚报》

 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


“最受学生喜爱的校长” 为何会感觉很孤独? - 周云 - 周云网易评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