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云网易评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郭曹恩怨:传统“行规”与现代商业伦理的冲突   

2016-09-12 22:41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8月底,郭德纲公布了德云社最新家谱,他曾经的两名徒弟何云伟、曹云金并不在列,被郭除名,郭德纲还发微博,要求何、曹二人“留下艺名”,似要求二人不得使用何云伟、曹云金之名。日前,曹云金发了一条题为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的长微博,称“云”字系德云社创始人张文顺所赐,不会改名,并历数与郭德纲的恩怨,直指郭德纲有多宗“罪”,一时间恩恩怨怨,难辨是非。相声江湖,又是一番风波。

郭德纲自成名以来,身边总是风波不断。而这些风波,又总是跟其“家事”有关。他的徒弟,接二连三地从德云社中出走,已经不是个案,而成为一种现象。这的确比较罕见。当下三百六十行,几乎行行都有师傅教徒弟。但师傅和徒弟闹出这么大动静的,似乎只有相声界。而相声界师徒纠纷之多,又非郭德纲莫属。

大凡人与人之间的矛盾,必然会涉及道德问题。郭德纲与曹云金以及其他弟子之间的矛盾,自然也避不开。当下,双方也正各自在抢占道德制高点,试图以道德谴责,置对方于不义之地。虽然双方的粉丝已经各为其主,展开了近乎于你死我活的争吵,但是这种事情,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(很可能永远都会属于“未明”状态),又怎么知道谁比谁能更高尚呢?

因此,如果陷于事主之间“你不仁我不义”相互指责,就难以窥见事情的本质。如果把眼界放宽一点儿,从道德、利益和体制三维角度观察,可能就会离事情的真相更加近一点。

事实上,类似曹云金与郭德纲之间的矛盾,放在民国或者更远的年代,在各行各业都不少见。但到了现在,相声界似乎是高发区,其他各行业师徒纠纷鲜有耳闻。原因就在于,大部分行业,现代商业规则和商业伦理已经被普遍接受,在师徒关系上,师傅和徒弟各自的权利义务界定得非常清晰,只要双方按规则行事,就很难发生冲突。但在相声界,旧的“行规”仍然颇有市场,讲究师承、辈分,不得逾越。在过去的年代,这也是艺人间利益分配的依据。

但是这种分配规则,在相声圈内,事实上早已被打破了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相声依附于体制。利益分配是由体制来决定的,而不是根据师承和辈分。有意思的是,这反而使得旧有的师承、辈分这些规则更加得到认可,因为远离了利益分配,这些关系更多的是荣誉性的、象征性的,反而在圈内的认同程度更高。

但郭德纲显然是个异类,他从体制突围而出,他个人的才华、他对相声行业生态的重塑,是他对相声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根本,这一点谁也无法否认。但是德云社的利益分配机制,又回到了旧的时代,师承、辈分重新成为利益分配的依据。这样的机制,在过去那个年代,本身就很容易产生纠纷。更不要说在21世纪,在现代商业伦理被普遍接受、个人的权利意识空前苏醒的背景下,更成为纠纷的制度性根源,导致师徒反目在德云社成为一种现象。

古往今来,我们从来没有见识过靠争吵来解决个人恩怨的先例。其实古人有更好的建议,比如“退一步海阔天空”,“成事不说,既往不咎”等等,郭德纲、曹云金诸先生可以作为借鉴。而制度性的根源的去留、古老的行规与现代商业伦理如何并行而不悖,在某种程度上操之于郭德纲一人之手,且看郭德纲如何动作。


本文发表于2016年9月6日《羊城晚报》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

郭曹恩怨:传统“行规”与现代商业伦理的冲突 - 周云 - 周云网易评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